月光下挤扁的影子

 文/雪儿


也是在这个皎洁的夜里

我们在街头相遇
一见钟情的欣喜
让彼此慌乱不已
瞬间思绪迥异
仿佛遇到前世的你
相见恨晚的感觉
满是倾心

以为这一生会恒久相依
将挚爱演绎
还原几世相痴
永远定格在快乐里

可一个转身
这一切瞬间破碎
幸福残缺不全的洒落一地
满是哀伤的叹息

你走了
再也没有联系
今独自驻足在这个熟悉的夜里
路还是原来的路
一切仍旧未曾改变
唯独缺失曾经的你
此时仿佛又看见
远去的你
被月光挤扁的影子
渐渐的在我眼前消失


《二手时间》(节选)

我是谁?我是捍卫过叶利钦的白痴之一。我曾站在白宫前准备躺在坦克下面。那时人们潮水般走上街头,群情汹涌。但是他们是愿意为自由而死,而不是为资本主义。

挫伤

Sylvia Plath

颜色涌向现场,暗紫色。
身体剩下部分全褪色,
珍珠的颜色。

一个石坑中
大地着迷地吮吸,
一个洞即整个海的轴心。
苍蝇般大小,
厄运的标记
爬下了墙。

心脏关闭,
海水滑回,
众镜被包裹。

一亿零一次还生

一日一世
一夜一生
生与死
瞬息即逝
死与生
永恒轮回
生死不过一种疲劳

会有千万种人格的累积
这不是历史的作弄

还生本就是一种毁灭
灭亡本就是一种孕育

但孤寂是永恒轮回的本质

J'ai la vie qui parle contre moi 我的生活卻和我說著反語
J'ai le cœur, ton cœur, ou moi 我的心 屬於你的 或者我
J'ai la vie qui parle contre moi 我的生活卻和我說著反語
J'ai le cœur, ton cœur, ou moi 我的心 屬於你的 或者我

你知道
那悬于吊索的的钩
以及老屋房皮上
生出的枯草
预示着某种命运
生于河畔的老杨
在围墙的一侧
生出的一只只手
斜指天际
抖落了淋曝的角质
倾于寒冷的流
伴衬阳光
略显慵懒
是冬的日常

生命

鲜活的皮囊
一次次坠入沟底
地平线上悬的落日
炙烤着干瘪的灵魂
月食不过一次灵肉的交欢
透过眉心
幸福是白骨与赤肉的抽离
痛苦源于对循环的渴望

找不到的索性就不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