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雨,灰色之神用巨手


撕碎了玫瑰,击掌声,


让我们彻夜不眠,桥梁已被冲走,


那只怪兽正等着吞噬一只山羊。


他已等了多久?又湿又冷,


急躁,饥饿,他的外套


与伤痕一起出租,满是雾水?


父,正在雷鸣,声音里


充满蕨类植物与落叶,


秋天的落叶堵塞了排水沟。谁


在过桥?谁去那儿?


公山羊患上了口吃,它以蹄


触击空气。可我即是山羊又是怪兽,


我无法过桥,也不允许任何人通过。


另一种圣经和另一种信徒(节选)

我们有过伟大的帝国,从大海到大海,从北极到亚热带。可是现在她在哪儿呢?现在我们没有被轰炸就战败了,我们没有遭遇广岛原子弹啊。是香肠陛下把它打败了,是美味佳肴把它打败了,是奔驰汽车把它打败了。人类不需要更多东西了,也不要向他们提更多的建议了,没有其他需要,只要面包和舞台秀。这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开放,满足了所有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和克里姆林宫的梦想家们。而我们呢,我们那一代人……我们有宏伟的规划。我们梦想世界革命:“我们要让所有的资产阶级/吃些苦头/我们要燃起全世界的火焰。”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世界,给所有人带来幸福。现在是觉得不可能了,但我内心里真心相信过,绝对真诚!(喘气)哮喘病折磨我。请等一下……(停顿)瞧,我已经活到了我们梦想中的那个未来,为了这个未来,我们很多人牺牲了,很多人战死了,血流成河,有自己人的血,也有敌人的血……“前进!不畏惧死亡/你不会白白死去,事业永存/鲜血构筑了事业的根基……”“这颗心还没有学会爱,却已经恨得太累。”(惊异的神色)我都还记得……忘不了!脑硬化并不能消除所有记忆,并不会完全彻底忘记。我们在政治文化课上学的诗歌——过了多少年?都不敢说出来……


骗局

工业化去人性的一面,时常留在它的生产地,城市里消费享受的人群凭着本能逃避着那份冷酷,但有一种自命的“艺术”说:我不让你们逃跑,我要恶心你们。这种“艺术”就是所谓的“当代艺术”。

空而大对人的心灵并无损害,只是让它有一种漂浮感,而人建博物馆、把前人或别人的精神创造罗列进去,寻求的恰恰是一种归属和附着感。这就是“当代艺术”生之孽源,它注定是活不下去的,它的存在注定只能像个骗局。


《二手时间》(节选)

我是谁?我是捍卫过叶利钦的白痴之一。我曾站在白宫前准备躺在坦克下面。那时人们潮水般走上街头,群情汹涌。但是他们是愿意为自由而死,而不是为资本主义。

挫伤

Sylvia Plath

颜色涌向现场,暗紫色。
身体剩下部分全褪色,
珍珠的颜色。

一个石坑中
大地着迷地吮吸,
一个洞即整个海的轴心。
苍蝇般大小,
厄运的标记
爬下了墙。

心脏关闭,
海水滑回,
众镜被包裹。

一亿零一次还生

一日一世
一夜一生
生与死
瞬息即逝
死与生
永恒轮回
生死不过一种疲劳

会有千万种人格的累积
这不是历史的作弄

还生本就是一种毁灭
灭亡本就是一种孕育

但孤寂是永恒轮回的本质

J'ai la vie qui parle contre moi 我的生活卻和我說著反語
J'ai le cœur, ton cœur, ou moi 我的心 屬於你的 或者我
J'ai la vie qui parle contre moi 我的生活卻和我說著反語
J'ai le cœur, ton cœur, ou moi 我的心 屬於你的 或者我

你知道
那悬于吊索的的钩
以及老屋房皮上
生出的枯草
预示着某种命运
生于河畔的老杨
在围墙的一侧
生出的一只只手
斜指天际
抖落了淋曝的角质
倾于寒冷的流
伴衬阳光
略显慵懒
是冬的日常